English
经院视点
【搜狐财经】范志勇:国际油价继续下跌,明年还会涨起来吗?
发布日期:2018-12-22

近期随着世界原油价格下跌,OPEC和非OPEC石油出口国频频接触,酝酿通过减产稳定石油价格。事实上影响石油供给的因素来自多个方面,一方面,包括美国对伊朗石油出口的制裁和中东动荡的政治局势对世界石油供给造成不利影响;另一方面,美国原油生产高歌猛进,成为世界新的能源来源国。


目前我国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石油和天然气进口国,世界能源价格上涨将对我国贸易条件和经济复苏造成极其不利的影响。展望2019年,世界石油价格会不会在供给紧缩的影响下重演金融危机前的上涨模式呢?尽管经济学家可以通过多种复杂的理论对石油价格的变化进行预测,但回顾全球石油价格变化的历史,也可能为上述问题找到答案。


http://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images/20181222/1b5d05c6851a478e8f17c3cad02873b7.jpeg


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全球石油价格经历过三次大幅上涨。前两次分别是发生在1973年和1979年的第一次和第二次石油危机。这两次石油危机的冲击对世界经济的冲击让人们资金记忆犹新。第一次石油危机加剧了西方工业化国家的经济滞涨,并直接导致了布雷顿森林体系的解体。第二次石油危机则进一步造成了全球通货膨胀上升的压力,令深陷滞涨的世界经济雪上加霜。谈及两次石油危机的原因,一般人津津乐道的往往是1973年石油输出国组织对发达国家的石油禁运和1979年爆发的伊朗革命。这两次事件对世界原油供给造成了负面冲击,直接引发了石油价格的上涨。


然而供给冲击并非造成石油危机的全部原因。在1973年石油禁运发生的2年之前,国际金融市场爆发了所谓的“尼克松冲击”。1971年8月,为了解决美国日益严重的贸易逆差问题,时任美国总统尼克松迫使西方主要国家货币对美元升值,并以10%的进口关税相威胁。美国贬值的预测导致大量资金从美国流向其他发达国家,而这些国家的政府为了对冲美元流入所造成的本币升值压力向市场投放了大量的货币,从而事实上导致了国际资本市场处于“流动性过剩”的状态。而1973年爆发的石油禁运恰好成为引燃石油价格飙升的导火索。同样是在1979年伊朗危机的前1年,时任美国总统卡特同样是为了解决美国的贸易逆差问题,再次迫使贸易伙伴国货币对美元升值,史称“卡特冲击”。与“尼克松冲击”相同的逻辑,在预期本币贬值的情况下,大量资金从美国涌入国际市场,“流动性过剩”的局面再次出现,对第二次石油危机爆发做好了铺垫。


如果没有尼克松冲击和卡特冲击所造成的流动性过剩,石油没有还会发生么?历史无法假设,但是有案例可以借鉴。事实上,除了1973年石油禁运和1979年伊朗革命之外,世界石油市场还发生过一次严重的供给冲击,即1991年爆发的海湾战胜。作为世界上主要的产油国,科威特和伊拉克直接卷入战争,对世界石油供给的冲击不可谓不严重。然而海湾战争仅仅对石油价格造成了短暂且有限的影响。石油价格在1990年短暂上升之后在1991年即开始下降。


http://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images/20181222/05e6478b23ea4cc2bd8776ac6394d7d2.jpeg


为什么海湾战争没有造成第三次石油危机?自从1979年保罗·沃尔克就任美联储主席之后通过紧缩的货币政策抑制高通货膨胀。美国的高利率导致全球资金回流美国,全球流动性过剩状态得到有效抑制。1985年广场协定导致日元升值所引发的主要是日本国内的土地价格和股市泡沫。1990年代初期日本的货币政策也开始从宽松转为紧缩。也就是说,在海湾战争爆发之前的整整十年时间里,全球流动性供给整体呈现紧缩的状态。在这一背景下,单方面的石油供给冲击没有对世界石油价格造成类似前两次石油危机一样的影响。事实上,从1980年代中期到1990年代末长达15年的时间内世界石油价格长期稳定在20美元以下,相比第二次石油危机时的石油价格处于被腰斩的水平。这一时期在国际经济学中被称为“逆石油危机时期”,直到1990年代末美国又开始采取扩张性货币政策。


1990年代末到21世纪初,随着美国IT泡沫的破灭和“9.11事件”的爆发,美联储开始实施扩张性货币政策。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之后西方发达国家又开始集体采取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这导致世界石油价格在2000年之后出现空前繁荣,即使在经济危机之后亦能创出新高。故事到这里基本比较清楚了。从历史经验来看,只有供给冲击而没有宽松货币是无法实现石油价格暴涨的;只有宽松货币而没有供给冲击也是可以造成石油价格大幅上涨的。


2019年世界石油价格的走势如何?不妨先考察一下2019年全球货币供给的基本状况。尽管美联储加息预期因近期美国经济波动有所放缓,但美国货币政策正常化的整体趋势没有发生变化。欧洲中央银行也于近期决定结束购债计划。这意味着实际上两大央行在2019年都将采取偏紧的货币政策,全球流动性并不会比2018年更加宽松。结合历史经验和全球流动性供给的现状,2019年世界石油价格快速上升的概率不大。


原文链接:http://www.sohu.com/a/283764939_345245


人大经济论坛 rdjjlt.org 人大经济论坛 bbs.econ.ruc.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