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经院视点
【光明网】石慧敏:认识APEC所倡导贸易开放的深刻内涵
发布日期:2018-11-27

2018年11月17日至18日,亚太经合组织(APEC)第二十六次领导人非正式会议将在巴布亚新几内亚首都莫尔兹比港举行。形成鲜明反差的是美中双方对待APEC会议的态度。一面是习近平主席提前抵达,全程参与会议内容;另一面是美国仅派出副总统参与。这反映了我国对多边贸易谈判框架的支持。以促进亚太地区经济增长与繁荣为目标的APEC组织,支持贸易开放也是其题中之意。在如今逆全球化思潮涌起的今天,人们愈加关注APEC会议上所展现出的各国对贸易开放的态度。

成立于1989年的APEC组织,是亚洲及环太平洋地区历史最悠久、最具国际影响力的组织。2017年,成员经济体GDP之和占世界约60%,目前包含21个成员经济体,其中包含了处在各个发展阶段的经济体,既有高收入经济体澳大利亚、日本、美国、加拿大等,又有新兴市场中国、墨西哥、智利等,同时还包含了低收入经济体巴布亚新几内亚、印尼等。在过去近30年的时间中,全球贸易总量从1989年的3.055万亿美元上升为2017年的17.82万亿美元。AEPC成员经济体也经历了不同的经济发展轨迹,贸易开放是多个成员经济增长的重要引擎。

APEC成立近30年的历史也是见证自由贸易造福成员经济体的历史。APEC中很多成员经济体都因贸易自由化拉动了经济发展。例如二战后的日本,发展出口导向的外向型经济,引领了亚洲发展的“雁型模式”。20世纪60-70年代以来,发展以加工贸易为导向的产业政策使得韩国、中国香港、中国台湾、新加坡在80-90年代成为“亚洲四小龙”。我国40年的改革开放历程,特别是2001年加入WTO,更是创造了年均GDP增长率全球第一的“中国奇迹”。越南在80年代末也提出了“革新开放”,2006年加入了WTO,出口加工贸易的发展使得越南吸引了大量的FDI,促进了经济的增长。贸易自由化的进程无疑是这些经济体经济腾飞的重大助力,与此同时,发达经济体的消费者也享受到多样而价格低廉的消费品。

APEC的发展也见证了随着比较优势的转变,不同生产环节迁往不同地区的过程。这种迁移也是经济增长红利惠及全球更多地区人民的历程。生产已从“美国制造”“日本制造”“中国制造”变成了“全球制造”。在全球生产一体化的今天,APEC经济体更是全球价值链上不可或缺的环节。从产品研发、配件生产、组装、到包装销售,不同经济体根据自身的比较优势,参与全球价值链,使得生产更高效,成本更低廉。APEC组织随着亚太地区的经济增长而发展壮大,具有越来越大的影响力。

尽管历经了90年代末亚洲金融危机,2008年从美国开始波及到全球的经济金融危机,APEC旨在推动自由贸易的初衷始终不变。APEC组织内的经济体,开展了各种推动自由贸易行动、倡议、协定,它们在消除贸易壁垒方面发挥了积极的作用。例如,从2001年起,APEC主导了贸易便利化项目,降低了成员内部的贸易成本,提高了贸易的透明性。再如,APEC中的经济体,以东盟为主导建立包含中国、日本、韩国、澳大利亚、新西兰、印度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RCEP),已历时5年谈判。它旨在建立一个削减关税及非关税壁垒、相互开放市场、实施区域经济一体化的组织。在APEC组织成员经济体内各种各样的多边、双边的贸易、投资协定更是层出不穷。

然而随着全球化的深入,在对待自由贸易的态度上,一些APEC国家发生了分化。对于发达经济体而言,随着其产业升级转型,传统的制造业在这些国家已不具有比较优势。发达经济体的生产工作纷纷迁往劳动力成本较低的发展中经济体,原有产业工人面对失业的危机。然而,正如经济学家熊彼特所提出的经济增长就是“创造性毁灭”的过程。毁灭的是旧的不具优势的工作种类,创造的是新的具有优势的种类。旧的岗位失去必然带来阵痛。这种损失可以通过补贴等手段去弥补,而不应因噎废食,阻碍自由贸易、阻碍历史的进程。正如习近平主席在APEC工商领导人峰会上所说,如果人为设置壁垒,切断各国经济上的密切联系,不仅违背经济规律和历史潮流,也不符合各国人民普遍愿望,既是短视的,也是不会成功的。

APEC经济组织的发展历程告诉我们:各国人民的福祉改善与生活水平的提高离不开经济增长与发展,增长与发展离不开贸易,而发展贸易则需要各国的开放与合作。

原文链接:http://share.gmw.cn/www/xueshu/2018-11/27/content_32056284.htm?from=singlemessage&isappinstalled=0


人大经济论坛 rdjjlt.org 人大经济论坛 bbs.econ.ruc.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