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首页
经济学院2017年秋季学期举办十期宏观经济学研讨会
发布日期:2018-01-05

   2017年秋季学期,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和中国经济改革与发展研究院成功联合举办了十期(总第226-235期)宏观经济学研讨会。至此,宏观经济学研讨会已经走过了十个年头,累计举办235期。陈彦斌教授是宏观经济学研讨会的创办人和主持人,经济学院博士生刘哲希是本学期研讨会的联系人。

  宏观经济学研讨会旨在通过追踪与研讨国际宏观经济领域最高水平的前沿文献,为与会者构建符合中国国情的定量宏观模型提供借鉴思路,从而推动对中国宏观经济重大问题的研究。每期研讨会由一位主讲人对一篇理论文献进行精讲,并邀请一位优秀青年学者进行深入点评。本学期宏观经济学研讨会邀请到了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薛涧坡副教授,经济学院陈朴副教授(明尼苏达大学经济学博士)、刘凯副教授(剑桥大学经济学博士),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陈小亮博士以及中央财经大学金融学院讲师郭豫媚等多位老师作为点评人。每期研讨会的主讲文献和PPT均上传至网络(www.docin.com/mydoc-88265459-1.html),以方便大家对相关文献进行更深入的研究。微信公众平台(微信号:大宏观)也会定期发布宏观经济学研讨会的相关信息。

  本学期研讨会主要聚焦于货币政策与财政政策有效性方面的研究。郭豫媚(总第226期)主讲的文献“On the optimal inflation rate”结合资产组合理论的思想研究了货币经济学领域中最优通胀率这一经典问题。文章发现,由于金融市场存在不完全性,当资本的风险越大时,个体对于货币这类无风险资产的需求越强。因此,一个国家金融市场的发展越滞后,最优通胀率也应该越高。刘凯(总第228期)主讲的文献“Banks as Secret Keepers”从信息披露的角度分析银行系统与资本市场的核心区别。资本市场具有充分的信息揭露和价格发现的特征,因此它能够提供风险性资产。而银行系统为了提供安全性资产则在某种程度上必须保持其贷款信息的非公开。不同企业的风险特征以及市场对安全资产和风险性资产需求的权衡取舍,决定了银行融资和资本市场融资的边界。陈朴(总第229期)主讲的文献“Monetary Policy, Bounded Rationality, and Incomplete Markets”通过在标准的新凯恩斯模型中引入不完全市场和有限理性假定,研究了名义刚性条件下货币政策的有效性。研究结果表明,不完全市场和有限理性的相互作用会在一定程度上削弱货币政策的有效性,并且这种作用在长期中会更加明显。陈小亮(总第232期)主讲的文献“The Role of Automatic Stabilizers in the U.S. Business Cycle”通过构建含有财政自动稳定器和个体异质性的经济周期模型,研究了财政自动稳定器对经济波动的影响。数值模拟结果表明,降低所得税等税收不仅没有减弱反而加大了经济波动的幅度,向贫穷和失业人群的转移支付则能够起到显著的自动稳定器效果。进一步分析发现,之所以税收的自动稳定器效果不明显,是因为货币政策已经趋于最优,留给税收自动稳定器发挥作用的空间不大。当货币政策面临利率零下限时,税收自动稳定器的效果将变得较为显著。周璇(总第234期)主讲的文献“Constrained Discretion and Central Bank Transparency”通过构建一般均衡模型,定量研究了央行货币政策的透明度对货币政策的实施和经济福利的影响。文章发现,货币政策可以在短期偏离其稳定通货膨胀的目标,而不会引起人们对通货膨胀预期的改变,因此货币政策具有一定的相机决择的灵活性。但是,一旦货币政策偏离目标时间增长,就会引起人们通货膨胀预期的改变,从而造成福利损失,因此货币政策的灵活性是有限的。

  此外,本学期研讨会还就经济增长与周期等宏观经济领域的前沿问题进行了深入的讨论。刘哲希(总第227期)主讲的文献“Escaping the Great Recession”探讨了美国经济为什么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之后陷入了经济衰退但通胀水平较为温和的局面。文章认为,这主要源于公众对未来政策不确定性预期的增加,担忧过于积极的财政政策可能会一直持续从而带来债务货币化风险,由此公众的通胀预期处于较高水平。数值模拟结果表明,这种政策不确定性在短期内会一定程度上减缓经济的衰退幅度,但在长期中会加剧经济的波动性,因此政策制定者面临着是否要增加政策不确定性的权衡。韩少华(总第230期)主讲的文献“What Explains the 2007-2009 Drop in Employment”通过实证研究发现,房地产价格下跌带来的负财富效应是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期间美国就业人数下降的重要原因。劳动力在部门之间转移所遭遇的障碍与工资刚性则进一步加剧了失业问题。黄源(总第231期)主讲的文献“Financial Frictions and Fluctuations in Volatility”构建了一个包含金融约束的DSGE模型,研究发现,由于企业部门受到的生产率冲击会恶化其信贷状况,容易导致企业违约现象的发生,所以企业倾向于更加谨慎地雇佣劳动力,从而导致产出缺口和失业率的增加。这一模型也很好地解释了为什么美国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期间企业部门的信用风险分布变得更加分散。随晓芹(总第233期)主讲的文献“Slow Recoveries: A Structural Interpretation”基于新凯恩斯模型分析了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之后美国经济缓慢复苏的原因。文章认为,相比于供给冲击和劳动力市场冲击,需求冲击是导致美国经济复苏缓慢的主因,因此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应该加大力度,从而帮助美国经济改变复苏缓慢的局面。黄源(总第235期)主讲的文献“Inflation Dynamics during the Financial Crisis”构建了一个包含价格黏性、消费习惯与外部融资溢价的DSGE模型,研究发现,面临危机时资产状况较差的企业由于面临高额的外部融资成本,所以会选择提高产品价格,以牺牲一定的市场份额为代价换取销售收入的增加。这一机制解释了为什么美国在2008年金融危机期间产出下滑严重,而相应的通胀水平下滑却较为温和的现象。

  十年来宏观经济学研讨会的影响力持续扩大,每期研讨会都有来自人大本校、北京大学、中央财经大学等高校的数十名师生参加。同时,宏观经济学研讨会培养了一批既熟知中国现实问题又与国际前沿理论接轨的高水平创新型研究人员,他们已前往剑桥大学、宾夕法尼亚大学、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波士顿大学、明尼苏达大学和印第安纳大学等世界顶级名校攻读博士学位,并在《经济研究》、《世界经济》、《金融研究》以及Review of Economic Dynamics、Applied Economics等国际SSCI期刊上发表了数十篇学术论文。多名优秀人才已在耶鲁大学、香港大学、香港城市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及中央财经大学等国内外知名高校任教。此外,宏观经济学研讨会也向国家机关与研究机构输送了大量视野开阔、理论扎实又具有创新能力的优秀人才。

(编辑:陆美贺;核稿:李佩洁)

人大经济论坛 rdjjlt.org 人大经济论坛 bbs.econ.ruc.edu.cn